unicorn

大家好,这里是精分配音社团。
目前,我们社团只有四名成员,希望更多小可爱来加入到我们社团。
目前,我们招募四名cv,3名编剧,2名策划及宣传,后期和美工不限人数。
具体要求可见海报。
想加入的小伙伴请私戳或者留言哦

印象

突然感觉我认识的人还不少……

跟风来一波

注:好感即投票

     无cp

斗米恩,升米仇

这是我第二次在这个TAG发文了。

我一向是比较分明的人,粉丝之间摩擦是常有的,所以我从来不会因为粉丝去讨厌或反感什么人。

但是,有些粉丝,真的非常符合我的标题了,是谁大家心里有数。

这才就奶一次呢,节目还没结束就这么急冲冲的开始明里暗里diss了。

是,你家这突然火了,粉丝基数变大粉丝素质下降理解,谁没从这个时候过来呢?但是你不觉得,没素质的“新粉”太多了点吗?

我现在打开爱奇艺泡泡圈,随便一逛都有骂我家的。

咱先不说别的,尊重前辈总明白吧?

老实说我不讨厌c位,甚至是有些喜欢他的,他的确是有爱豆的气场在那里,是个料子。

但粉丝,麻烦你们,收敛一些好吗?

你觉得以张艺兴的咖位,用得着跟你家这半吊子的小新人抢镜头吗?

lof的风气算是不错的,就这前几天还有人说我家疯狗饭圈皆知,有小姐姐放了截图,大家可以在TAG里自行观看。

我家疯狗?请问您听谁说的,你混饭圈几年了?造谣不犯法吗?

带你上节目,你还怪镜头少,转而骂我家PD,还说情商低。

情商低?我真是笑死。

还故意不给镜头?说实话就算一个半小时镜头全给你家c位,你到大街上问问,看看认识你家c位多还是认识我家PD多。

我说的难听点,要不要脸了。

斗米恩,升米仇。这才是斗米就蹬鼻子上脸了,还没出道呢就幻想你家哥哥全宇宙最红。

我家PD上这个节目,不是刷脸来的,是真心实意来指导练习生们的,其他几位导师也是如此。

都说以真心换真心,可我在你家粉丝上没看到真心。

我在这里,预祝蔡徐坤出道顺利,我说过我不否认,他是一个做爱豆的料子。

但是要记住,等他出道了,拿到更多资源,接触到更多的前辈,你家粉丝接触到不同的饭圈千万夹起尾巴做人。

不是每家粉丝都能容忍你们这么久的。

给练习生粉丝的一点建议

从昨天晚上第三期播出,微博以及爱奇艺泡泡圈就有一些练习生粉丝对于艺兴带练习生上快本这个事情有质疑。我把链接放在评论,求你们看一下花絮然后闭嘴。
我们身为制作人粉丝,包括其他导师粉丝,对于你们的练习生小哥哥没有一点偏见,谁好,自然会投谁。我觉得,不管是谁,都会喜欢心怀感恩态度端正的小孩。我不求你们粉丝感恩戴德,但稍微有点良心的,都会对艺兴用个人资源奶孩子感谢一下吧。没有你家小哥哥说明他努力不够,谁给你的脸来这里指责,甚至辱骂我家pd,梁静茹给你的勇气?
我一向佛系追星,我家也不是喜欢挑事的,努力有实力态度好的小哥哥谁都喜欢,我们也会投票。艺兴用个人资源奶你们小哥哥我家一点异议都没有,但是,请记住,这是张艺兴个人资源,他带谁,他决定,就算一个不带你们都没有资格指责。
这类事情以后肯定还有,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得寸进尺,请记住,带练习生上节目是情分,不带是本分。
最后希望努力的小哥哥们都取得好成绩。

[太芥]喜爱之物

※时间线接第二季动画结束,不参考漫画(实际上是漫画没怎么看懂)


※有私设,是顶着文艺名字的欢脱文


※ooc预警,他们属于彼此,而ooc属于我


※实际上算我上篇文的续篇,但关系不大,可当独立文看


01.

   “现在我宣布,第一届武装侦探社知识竞赛正式开始啦!”太宰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话筒,站在桌子上,手里还拿着一些卡片。

    “那么,首先是抢答环节,大家踊跃答题哦,优胜者可以指使敦君一个星期做任何事情。”

    “喂,太宰先生,为什么是我啊?”

    “新人的特殊锻炼,敦君好好享受吧,如果你是第一就可以免去这个苦力活了,不是吗?”

       所以说,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啊,太宰先生真的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

       中岛·今天也是心累的吐槽·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02.

       事情的开始很简单,自从和港口黑手党联合打倒了[组合],武装侦探社就陷入了空闲期,每天接到最多的请求就是[帮老奶奶找猫]这类事情。至于黑手党那边?缔结的停战协议貌似还没失效,双方就一直处于这种微妙的和平之中,敦走在街上碰到芥川,对方甚至能点头示意一下,虽然没什么表情就是了。

       于是,在太宰的强迫带动以及福泽社长的默认下,武装侦探社就开展了一场意义不明别开生面的知识竞赛。

    “那么,第一题,国木田君喜欢的东西,请至少说出两种。那么,三、二、一,开始!”

    “计划?”

    “不准确哦,谷崎君。”

    “呃……列计划?”

    “敦君你即使加了动词也是错误的。”

    “……笔记本。”

    “bingo!与谢尔桑还差一个。”

    “这家伙除了计划之外我想不到别的了……工作?”

    “很遗憾,这是错误答案。”

    “喂!你们把我想成什么了,我的人生是很丰富多彩的啊!”

       按住即将暴走的国木田,太宰宣布了答案,“很遗憾,没有人猜出来呢,正确答案是笔记本、钓鱼和鲣鱼的三合土。”

    “鲣鱼的三合土是什么东西?国木田君你是想当建筑工人吗?”

    “钓鱼……国木田你的生活真的和老年人一样丰富多彩啊。”

    “都说了不许吐槽了!”

03.

       为了防止国木田大暴走,太宰立马进行了下一轮。

    “这一题,请问敦君喜欢的事物,至少两个,敦君不允许答题哦,三、二、一,开始!”

    “茶泡饭!”

    “哦!乱步先生很快给出了答案啊,还差一个,乱步先生好好想一想。”

    “啊……这个乱步大人不知道啊”乱步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小镜花?”

     “乱步先生你在乱说什么啊!”敦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哈哈哈哈,乱步先生真是一针见血啊,虽然这个不在标准答案内,但我算你对啦,乱步先生,加一分!”

       负责记分的镜花面无表情的往上翻了一页记分牌。

    “敦,男人就要勇于表白,我支持你!”谷崎拍了拍敦的肩膀,一脸“我懂你”的表情。

    “是啊没错,我们家乡的牛发情的时候都会大胆的找交配对象呢!”

       敦痛苦的抱住了头。

04.

    “最后一题!请听好,谷崎君喜欢的两个事物,三、二、一,开始!”

    “太宰,你的题怎么都是给这种类型的啊?”

    “恩?这是为了增加我们社员对彼此的了解,增进感情,我可是用心良苦的搜集出来的呀。”

     “……你以为是开联谊吗?”

     “谷崎喜欢的……”

     “乱步先生又有答案了吗?”

     “直美。”一直处于观察状态的福泽开了口,顺便喝了口茶。

     “社长!您……”谷崎体会到了敦的心情。

     “没错,我最喜欢哥哥,哥哥也最喜欢我啦!”

     “直美,松手啊,这么多人……”

     “嗯?哥哥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不是啊……”

        骨科大法好,与谢尔抿了口红茶,不动声色的拍了照。

05.  

    “现在乱步先生获得一分,社长获得一分,我们进行下一环节,快问快答。那么首先,敦君!”

    “诶?啊……”敦茫然的看着太宰。

    “第一题,喜欢鳗鱼饭还是茶泡饭?”

    “茶泡饭。”

    “喜欢猫还是狗?”

    “猫。”

    “喜欢冬天还是夏天?”

    “夏天。”

       太宰治越问越快,敦也下意识的越答越快。

    “这是知识竞赛?”谷崎悄悄问与谢尔。

       回答他的是与谢尔一个带有深意的微笑。

       谷崎抖了抖。

     “镜花还是茶泡饭。”

     “镜花。”敦下意识的回答,然后僵住了身子。

     “看来是真的喜欢小镜花啊,该哪天带你去见红叶姐了。”

        她会一刀杀了我的。

     “小镜花,”太宰转头,“听到了吗?”

        镜花没有理会,只是默默的将敦的记分牌翻了一页。

06.

     “下一位,国木田君。”

        国木田默默的坐到太宰面前。

    “你最好不要给我来敦那一套。”

    “放心,每个人的方式不同哦。”

    “那么,我最讨厌的东西。”

    “哈?这我哪里知道啊?”

    “国木田君你肯定知道啊,我说过的。”

       你哪里说过……国木田开始思索太宰明确表示厌恶的事情。

    “呃……森欧外?”

    “不对啦,虽然我讨厌他,但是回答错误!”

    “那是?”

    “是蛞蝓。”

    “啊……黑手党的中原?”

    “没错!那下一题,我最喜欢的事物。”

   “你们不是搭档吗?这个肯定是自杀了。”

   “讨厌搭档是我的优良传统,虽然并不讨厌你国木田君。不是哟,自杀虽然难以割舍,但是有更喜欢的。”

   “我应该感谢你的‘不讨厌’吗?更喜欢的……女人?漂亮的美人?”

   “不是,不是,没办法,给你个提示,我的恋人。”

      房间陷入了沉寂。

   “恋人?!”

      连福泽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谷崎更是跳了起来。

    “喂喂太宰,你不会祸害了哪家天真的少女吧?”国木田抓住太宰的胳膊,“你可不要误导别人啊。”

       太宰被他晃来晃去,脸上一直挂着笑,“安心啦国木田君,他可不是什么天真的少女。”

    “他?”与谢尔抓住了关键词,“男朋友啊?”得到太宰肯定的点头,与谢尔露出了微笑,“我知道是谁了。”

    “谁?”谷崎·吃瓜·润一郎连珠炮一样问与谢尔,“年龄多大,长得好看吗?我们认识吗?”

   “大家都认识,而且很熟。”

      中岛·茅塞顿开·敦突然想起来打败组合的那个傍晚,太宰先生看向昏迷的芥川时,眼里的温柔,不会是……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敦弱弱的举手,“我好像知道了,是芥川吗?”

   “啊敦君有的时候真的是意外的聪明呢,加100分。”

      房间又一次陷入了沉寂。

     太宰看了一眼时间,“时候不早了,我和龙之介今晚有约会,我先走啦。”太宰一跳一跳的走出了门,无视了房间内的爆炸。

  “龙之介,龙之介,太宰先生竟然叫芥川为龙之介,拜托他还用异能刺过我呢!”

  “芥川?是哪个来着,那个很矮的?”

  “乱步先生那是中原……”

  “啊,太宰先生这头猪终于拱白菜了。”

  “宫泽你能不要什么都用动物比喻吗?虽然太宰的确是拱了别人家的白菜……”

     镜花始终一言不发,默默的在敦的名字后面用黑笔写了100分。

     敦心情复杂的向芥川发送邮件,

  “恭喜和太宰先生交往。”

     对方秒回:“滚”。

     国木田悄悄的离开房间,默默的拨通一个电话。

  “你好,这里中原,请问有什么事?”

  “咳,中原,我是国木田。”

  “啊,武装侦探社的国木田,怎么了?”

  “太宰拱了你家白菜……不是,太宰和芥川交往了,你知道吗?”

     对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谢谢,我现在知道了。”中也非常平静的向国木田道谢,语气甚至透着一股柔和。

  “我们会去解决这头猪的。”电话挂断。

     国木田头一次在心里为太宰默哀。

07.

     太宰再次出现在武装侦探社,是半个月以后了。

  “太宰先生?”今天轮到敦打扫卫生,一进房间就看到了脸上缠着绷带的太宰。

  “早上好啊,敦君。”

  “太宰先生,你的脸?”

  “啊,这个啊,上个月和龙之介约会完被领着黑蜥蜴的蛞蝓暗算了,一直在龙之介那里,结果今天被中也赶了出来。”

      谈恋爱真是辛苦呢,太宰先生。

      另一边,港口黑手党。

   “我说了不要被太宰骗了!太宰那个混蛋,不知道玩弄过多少女人了!”办公室里,中也恨铁不成钢的对芥川说,旁边的黑蜥蜴点头付和。

   “可是中也前辈,在下和太宰先生是互相喜爱的,在下现在已经理解了太宰先生对我的教导,太宰先生也承认我了。”

   “况且中也前辈不是也说太宰先生其实很关心我吗?”

   “那我说太宰是个混蛋这种话你怎么没记住……”看着芥川的眼神,中也败下阵来。

    “好了好了随你了,搞得我像不让孩子谈恋爱的封建家长一样。”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还是太宰这种野猪。

       中也越想越气,于是拿起车钥匙了门。

       第二天,刚刚回到武装侦探社的太宰再一次离开了。

       原因是被他骗去殉情的几百个女生纷纷讨债上门。

       因果报应啊,太宰先生。


碎碎念时间

这篇是我写的第二篇太芥文,也是我第二次写文。我对于所有喜爱的cp,实际上都是处于观望状态,从来不割肉产粮的,但太芥是个例外。原因很简单,他们太有张力了。我一向喜欢强强,我说的强强不是指性格,而是指能力上的旗鼓相当。举几个我喜欢的cp例子,赤黑,锤基。可能有人觉得赤黑不算,但实际上黑子看着温柔但是个很要强也很强的人不是吗?同理于太芥,太宰强,芥川也强。芥川听太宰的话吗?听。芥川会顶撞太宰吗?会。他们彼此会争吵,会打架,太宰可以当着芥川的面讽刺芥川,芥川也可以毫不犹豫的一拳揍太宰。但在暗地,太宰会处处提芥川考虑,毫不吝啬的夸赞“我最优秀的部下”,芥川也是维护着太宰,奉为神明。这就是我喜欢他们的地方,可以做彼此最优秀的情人,会互相宠爱,也可以做彼此最好的对手

最后,感谢观看



太芥征集理解

*此为太芥征集理解活动  @陆北彻 

我眼中正常的太芥:

太芥这对cp,如果只从表面看,给人的感觉就是芥→太,但深层分析两个人的形象,就会发现其实他们的感情比表面上看着复杂。

官方提到的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小说[无心之犬]。

芥川是个怎样的人呢?

——“对于芥川,同伴的同龄少年少女们异口同声地这样评价——说是「不具有感情的孩子」。在坚硬的小巷路上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也好,偶尔找得了美味佳肴的时候也好,或者被大人殴打到爬不起身的时候也好,几乎看不到任何感情。只是深不见底的漆黑双瞳,安安定定地注视着虚空而已。对于那幅模样,在大人们之中大叫着‘那个坏孩子没有心’之类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是小说里,芥川生活的贫民窟里人们对他的印象。也就是说,芥川从小就是没有感情的孩子,或者我的理解,贫民窟这种地方不允许他有感情。

但实际上,没有感情的芥川是懂得同伴的,他拼命逃出,也是为了同伴,甚至第一次感受到了憎恨的情感。

太宰碰到他,是他的同伴都被杀死的时候,不是凑巧,而是预谋

太宰想必是调查过芥川的,否则不会准确的叫出芥川的名字,甚至知道他有妹妹,同伴被杀,并且预测出他的行动。

这也就表明,太宰是重视芥川的,要不不会调查如此细致。

并且直接了当的表明自己的意图,想收芥川为直属部下。

官方小说得知,太宰是在这一天升为干部的,如此快速的决定芥川为自己直属部下,也就表明太宰重视,并且认可芥川异能的。

而且在小说[太宰治与黑暗时代]里,织田作很诧异太宰会收部下。

——“太宰从没主动把什么人收做过部下,更别说是这样一个在贫民街快要饿死的少年。但不管怎么说,太宰似乎是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太宰重视甚至欣赏芥川的异能。

他说服芥川是替他杀死了六个杀掉他同伴的人,并且表明会赋予他追求的东西,可以看出太宰是非常了解芥川心思的,就像小说里写的,芥川被太宰看透了

没有威逼利诱,从小说描写来看,太宰劝服芥川是用非常平静的语气,不是高高在上,甚至还表明如果拒绝会安顿好他的妹妹以及安葬同伴,一方面表明太宰对人心恐怖的把握,另一方面也表明他对于芥川的重视。

而他对芥川说的这段话其实我觉得可以解释他对芥川几乎变态的严苛

——“「但是如若你有觉悟,我会赋予你你所追求的东西。当然,这不是什么轻松的道路。因为我不打算娇纵你呢。应该会有让你觉得这样最下层的生活不过是温水的程度的苛刻在等待着你。然而,假如你有这觉悟的话——。」”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太宰就明确表明了对于芥川的严苛,也想让芥川有觉悟。所以,一开始,太宰就给予芥川了选择权,而芥川选择了太宰的严苛。

所以,太宰其实真的不渣啊……虽然我有时候也叫渣宰什么的,但太宰还是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的啊,芥川也是有这样的觉悟才会跟着太宰的。

那么问题来了,芥川从小便是“无心之犬”,他的第一种感情是出自对杀死同伴的憎恨,而对太宰认可的执着,又是从何而来?

其实官方也有给些许答案

——“干涩枯渴的喉头颤动着,芥川声嘶力竭地发问了。

「你能够赋予我——生存的意义吗。」

「能够赋予你。」

听到那句话时,芥川感到自己心中诞生了新的感情。

如果说之前感受到的憎恨是第一种的话,刚刚诞生的毫无疑问是第二种明确的感情。

然而,这比起憎恨要出其不意得多,是意料之外的感情。

老师。得到老师了。

这个——既是神明也是恶魔的青年,是自己的老师。”

所以,芥川其实在碰到太宰的那个晚上,便认定太宰为自己的老师,这种意料之外的感情大概就是后期变为对太宰认可的执着吧。

太芥的感情很微妙,一方面太宰是重视芥川的,但实际上对芥川则是近变态的严苛。芥川希望得到他的认可,但却不像单纯的学生那样尊敬太宰,他会反驳太宰,也出手打过太宰,但也执着着太宰。

黑时太芥的感情以我的理解是尖锐的,彼时的太宰还是混沌的,以厌恶的情绪看待世界,说自己是被正道所讨厌的男人。芥川过于执着太宰的认可,从某一方面他把生命的价值划等于太宰的认可,即使是“某人口中无聊的一句话”。太宰是尖锐的,芥川也是尖锐的,也就让人觉得黑时太芥的情感太过浓烈,这也就是造成很多人认为宰在黑时渣的原因之一,他们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黑时太宰的心态,厌恶世界厌恶自我,又怎可能平和的对待一切,况且一开始太宰就没打算温柔的对待芥川。

而且太宰很认可芥芥的啊!小说里也写了,织田作从未看过太宰如此盛赞一个部下!

——“最初在贫民街看到他的时候简直让我不寒而栗。他的才能简直是出类拔萃,异能又太具破坏力了。而他本人也是顽固得很。要是就那么放着不管的话,他恐怕会被那股力量所摆布、要不了多久就会毁掉自己了吧。”

前面也提到,太宰是在教芥川“收起刀锋的办法”,这说明什么?

太宰从一开始就认同芥的异能啊!他不认同的是芥过于拼命而毫无掩盖的刀锋,也就是担心芥会毁掉自己啊!

这是糖啊朋友们!

而且番外漫画宰还跟踪芥了!看样子不止一次啊[扯远了×]

后期,挚友的死亡,让太宰受到一定冲击,也因此听从织田作的话去了好的一方。这时的太宰,心态要比黑时成熟许多。如果说黑时宰是厌世者,那么武侦宰就是旁观者。官方小说里,国木田是这样描述第一次见太宰的

——“就在那时,突然——我感觉到他眼中瞬间闪过了一道冰冷而锐利的光芒。

就像是在冷静地评估着前辈社员的能耐——不,就像是连我的内在人格也一并看穿了那样、仿佛云端上的仙人一般的”

无论是初见对于武侦众人冷静的评判,还是后期对国木田理想的评价,都可以看出太宰是以一个非常冷静的旁观者来看待的

——“‘国木田君,认为某处存在着正确而理想的世界——会这样思考的人,就会憎恨无法如愿以偿的世界,去伤害他人。‘苍王’便是如此。而因贯彻理想和正义受到伤害的,则总是身旁那些弱小的人。’

太宰看向了远方的某处。

‘追寻正义的话语是一柄利刃。它会去伤害弱者,却并不能保护或拯救谁。杀死了佐佐城女士的——正是‘苍王’的正义。’

太宰这番追究的话语刺痛了我。

我一直都在追寻着正确而理想的世界。

一直都为了实现理想而跨越艰难险阻。

‘国木田君,若是你继续像这样去追求理想、排除阻碍理想之物,恐怕早晚有一天‘苍王’的火焰也会寄宿于你,之后将你身边的一切全部燃尽吧。我已经——看过很多那样的人了。’”

这番话感觉像不像是织田作有可能会说的话,比起黑时厌世的宰,武侦的太宰冷静很多。

比如对新双黑的谋划

红框里的字:

“你那么想让芥川跟人虎少年相见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芥川即使是独自一人也十分具有破坏力,但他原本是在中或后线才能发挥最大价值的异能者。也就是说需要像敦那样具有速度和高耐力的后线才行。”

“跟敦最初见面的时候”

这说明了什么?

一方面,太宰的谋算真的是非常恐怖,对于新双黑的谋划虽说是在初见敦的时候,但这不代表他以前就没有打算。

也就是说,他在织田作死亡后,有可能更久前,就开始打算怎样对付未来的危机。

另一方面,太宰是真心真意的在为芥川打算啊。如果不是在乎芥川,为什么会考虑敦和他的配合度,而不是考虑他配不配敦呢?

新双黑的名单,在太宰的计划里,一定是有芥川的。

也就是说,芥川是必须的,无可替代的!

敦,是太宰给芥川找的刀鞘啊,掩盖他锋利刀刃的刀鞘啊!

啊,又是一口糖。

并且,武侦宰对于以前在黑时的自己,也开始有了一定的反省。

比较直接的证明,漫画对敦的开导




 

 

红框:“没有原谅他的必要,无论他的信念如何。他对你施行的非人的暴行,这一行为是不能被原谅的。”

“你曾深处地狱,但地狱培养出了你的坚强意志。”

这是太宰对院长行为的理解,又何尝不是自己对自己的反省?

我个人的理解,太宰不后悔对芥川的严苛,他认为那是必要的,目的是为了可以让芥川可以在港黑生存,让芥川明白生存的意义,明白活着的价值。

可同样,他承认自己对芥川的严苛,他觉得自己不用被芥川理解,怨恨也没关系。

黑时宰也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但黑时宰和武侦宰的不同,就是武侦宰意识到芥川对自己的执着。

意识到自己对芥川的重要,所以武侦宰可以理智的思考自己过去的行为,并承认自己严苛的错误。

虽然芥川从来没有怨恨过太宰

没错,芥川从来没怨恨过太宰,他不理解的只是太宰做法的目的。

他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己做的不够好。

因为不理解,所以不知道为何太宰不认可,所以不断寻找太宰,不惜代价的完成自己认为太宰会认可自己的任务。

温泉抓马里,中也是这样对芥川说的:

“自我牺牲很美好,是没有力量的人找的借口,难道不是不明白这点,才始终不能被太宰认可的吗?”

[题外话,中也先生真是为大家操碎了心啊]

中也从小和太宰一块长大,可以说是相当了解太宰的。

太宰想让芥川收敛刀锋,而芥川为了获得认可锋芒毕露,不惜代价。

黑时宰因为这个原因对芥川更为严苛,而武侦宰则是开始为芥川寻找刀鞘。

这就是不同。

其实芥川不管是之前和之后都没能明白这点,但庆幸的是,后期芥川身边重新出现了同伴。

痴汉[并不]的樋口小姐姐,尊重他的黑蜥蜴,关心他的中也。

有了同伴的芥川,慢慢的变得平和,尤其是他认同樋口之后。

想必樋口不顾一切来解救他也让芥川触动很大吧。

所以渐渐的,芥川感情不再是单一的了,无心之犬慢慢有了许多感情。

[无心之犬]有了心。

这些部下,凑出了芥川的心,漫画里,芥川其实是很关心部下的,每次出任务他都是挡在部下面前。

其实写到这,我想到了芥川和镜花的关系,有些人诟病芥川对镜花的态度。

不怪芥川啊!真的!

不信我们来看漫画





红框:“你确实变了呢,镜花”

“以前你眼中,慢慢的都是仇恨,对人生的复仇”

“你的那双眼里始终都没有发现自己人生的价值。”

“因为以前,有一个男人跟你有着一模一样的眼睛。”

“与某个人相遇了,于是加入某个组织不再一心求死。”

“这不是利用,我只是给了镜花价值,给了她活下来的价值。”

“真是太好了,镜花。”

为什么芥川会教导镜花?一方面是镜花优越的杀人天赋,另一方面是镜花,实在是太像最初的芥川了

镜花痛恨白雪夜叉,就如同芥川痛恨那六个人,如果不是这份恨,镜花如何活的下去?

芥川用了太宰一样的方式,让镜花有了活着的价值,却没用太宰的方式教导镜花。

杀了65人的镜花,生不如死,但活了下去。

芥川是想让镜花发现人生的价值,但镜花就是镜花,她和芥川不同。

芥川的人生价值离不开太宰,但镜花的人生价值不依赖任何人。

芥川无法用太宰的方式来教导镜花,给予镜花人生的价值,他只能给她活着的价值。

但镜花幸运的遇到了敦,遇到了武侦宰。

敦的温柔,武侦的温暖让镜花的眼神变了,让她明白人生的价值。

其实红叶和芥川都是很珍惜镜花的,否则芥川为何伤好之后再也没找过镜花?红叶为了镜花又何必在武侦被俘虏?

镜花在武侦平安的生活,也是他们默许的吧。

所以芥川才会说,真是太好了。

芥川是真心实意的希望镜花可以找到人生的价值,他自己无法做到,而武侦做到了。

所以,芥川其实对部下是真心的好,否则樋口为何一心一意跟着他,黑蜥蜴又为何如此尊重他。

芥其实某些方面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而太宰的转变,也让芥川的态度平和了下来。

他们才会在后面有了联系,芥川也可以和气[也没有]的和敦合作,维护核平横滨。

要不然,芥川估计得打死人虎[开玩笑]。

所以,后期太芥关系,因为两人不同的成长,不再尖锐,而是平和了许多,我相信后期关系会越来越缓和的。

不知不觉唠叨了这么一大通,变成两人单独分析了。

总而言之,我眼中的太芥,不是盖棺定论就是怎样怎样的,而是随着两人成长不断变化的,有可能后期芥不再执着于太宰了呢?这也说不定啊,我自己的理解,他们之间,不是友情,也不是爱情,也谈不上什么师生情,大概是救赎关系吧。

太宰救赎了芥,赋予了生命的意义,不同的情感,焉知芥没有同样救赎太宰呢?芥对太宰厚重的情感,对宰来说,某种程度上也是救赎吧。

我眼中ooc的太芥。

×一味的芥→太,芥对他言听计从。芥是什么,港口黑手党啊!杀的人千千万数都数不过来的呀,虽然执着太宰但不至于言听计从啊,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抗都不带反抗的啊!你们忘了芥顶过的嘴,打过的脸了吗?!就算听从,也不是让干嘛就干嘛的啊,好歹反抗下吧。

×软妹芥。请随时记住,芥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黑帮大佬,不是每天只知道“太宰桑”的小软妹。虽然芥很多工作是为了让太宰认同自己做的,但芥实际上还是港黑的人啊!出卖港黑利益的事他不会做的啊,不会任务出一半找太宰的啊!要找也是快速解决后再找啊!还有手无缚鸡之力的软妹芥,你忘了人家有罗生门吗?!

×黑时宰只虐芥,对芥毫无感情。黑时设定里,看过好多无情渣男宰,和一心一意贱受芥。

宰不渣不渣啊,都盛赞芥了还毫无感情?芥也不是个傻子,就让宰随便虐吗?没有理由的宰虐芥都是ooc。

×傲娇芥。这里的傲娇,是指的娇>傲。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觉得芥会“小拳拳捶你胸口”的。肯定是傲>娇的啊!你可以写含羞的芥,也可以写撒娇的芥,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傲的基础上的,就算害羞撒娇也不能忘了芥是黑帮大佬,也就是说,私底下跟宰这样就算了,有的写芥在大庭广众之下傲娇害羞是闹哪样?芥不要面子的啊!

×拒绝童车。其实这条通用,很抱歉我真的接受不了你写七八岁芥的车,不小心看到一篇简直辣眼睛。

宰在你们心中那么禽兽吗?!七八岁小孩都下的了手,就算是森boss也只是给爱丽丝换洋装啊!

×毫无逻辑吃醋芥。芥不会看到宰和敦说话就一个罗生门刺上去的,真的,都是搭档了,有什么架不能沟通过再打的呢?

芥不会一言不合就干架的,起码两言。

×感觉这个ooc真的挺离谱的,忘了在哪看到的,宰撩妹高手约炮能手,芥一心一意向着宰,宰拔吊无情睡了芥,并没有负责的继续浪,芥依旧一心一意只为宰,后来浪子回头宰追求芥,在一起之后还是撩妹约炮,经历种种后宰大彻大悟,对芥一心一意。

这个故事,换个性别,换个名字,霸道总裁式的烂言情。

宰是浪了些,但他的浪不是拉人约炮而是拉人殉情啊,退一万步,就算宰是约炮小能手也不是拔吊无情的渣男啊。更别提交往后还约炮,要真这样芥绝对不会和宰在一起的好吗。

不过不会有人这么写吧……这么扯淡的文我也只见过一篇……

[感觉我对芥要求好多……]

注:以上谨代表本人看法,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有对于太芥不同的理解,仅供参考,谢谢阅读。

 

 

 

 

心做し

灵感来自同名歌曲

*拖延症患者产物

*文笔差,私设如山

*有ooc(大概),尽量以太芥二人性格为基础

*第一次写就献给太芥,新手向

 

——君(きみ)にどれだけ近(ちか)づいても

就算怎样接近你

仆(ぼく)の心臓(しんぞう)は一(ひと)つだけ

我的心脏亦是仅此唯一的

 

01.

“我能赋予你生命的价值。”

月光下,黑发男人笑着对他说。

莫名的情感充盈了内心,他如幼犬般嚎啕大哭。

好奇怪,不是无心之犬吗,那胸口跳动的又是什么?

这莫名的悸动又是什么?

过了很久以后,当身边少了那个人,又多出许多人后,芥川龙之介才明白。

胸口跳动的,是自己的心。

在那个月光格外刺眼的夜晚,他将自己仅此一次,独一无二的[心],送给了太宰治。

 

——ねぇ、もしも仆(ぼく)の愿(ねが)いが叶(かな)うなら

呐,若然我的愿望能得以实现的话

君(きみ)と同(おな)じものが欲(ほ)しいんだ

我想要得到与你相同的事物呢

でも仆(ぼく)には存在(そんざい)しないから

但因为对我而言那般的东西并不存在

じゃあせめて此処(ここ)に来(き)てよ

所以啊至少希望你到来这里啊

 

02.

太宰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少年的异能。

衣服变形的异能听起来毫无用处,可少年却将它化为尖锐的匕首,优越的天赋让他第一次起了招揽部下的心思。

第二眼注意到的是他的眼睛,漆黑的,幽暗的一双眼睛。平静的眼眸里,有着不为人察觉的仇恨。

这是多么美妙的眼神,太宰病态的想到。

人实在是一种奇妙的动物,仇恨,嫉妒,贪婪……明明有着这么多劣性,但却依旧高歌赞颂生命的美妙。

但就是这样腐朽的世界,衬托出死亡才是纯粹的。

在这个崩坏的世界挣扎十八年,已经无法承受了。

芥川君,拯救我,用你的仇恨。

这样想着的太宰治,微笑的说出承诺。

“我可以赋予你生命的价值。”

同样的,芥川君,你是否可以向在泥潭中的我抛下蜘蛛丝呢?

 

 

——痛(いた)いよ 痛(いた)いよ、言叶(ことば)で教(おし)えてよ

好痛啊 好痛啊,用言语告诉我吧

こんなの知(し)らないよ 独(ひと)りにしないで

这样的事我不懂啊 不要让我独自一人

 

03.

芥川知道织田作死亡已经是晚上了。

对于那个男人,他生不出好感,却也没多少厌恶。

因为实在是一个温柔之人。

不如说,温柔过头了,无论是对太宰先生,还是对自己。

就是这样,才会死掉的啊。

身体还是有些许的痛感,芥川有点吃力的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今天晚上月光实在是太亮了。

就像那天晚上。

“芥川君。”

是太宰治。

“芥川君,死亡是什么样的感觉?”

“在下不知。”

“啊啊,果然是这样的回答。”芥川微微皱了下眉,太宰身上有白兰地的味道。

沉默了很久,太宰又漫不经心的问

“活着是什么样的感觉?”

“在下看来,人生比地狱还像地狱※。”芥川抬头看着月光说,“可在下有着不能不活下去的理由。”

“比地狱还像地狱……”太宰念叨着,突然狂笑起来,“哈哈哈芥川君说了一句真理啊,没错,比地狱还像地狱。”

“都是地狱的话,哪里都无所谓了吧。”

芥川像是听到什么了不起的话一样,惊愕的看着他。

“芥川君,”太宰用前所未有温柔的语气对他说,“就算是地狱,也不要死啊。”

芥川一直觉得他的老师太宰治,是无法猜透之人。

可清冷的光辉洒在太宰治的侧脸,芥川龙之介第一次明白了他的老师。

一周后,干部太宰治确认叛逃。

下面的人小心翼翼的来汇报情报,芥川只是点了点头,神色平静。

但隐藏在心里的炽热就像大楼燃起的狼烟,疯狂又决绝。

无论在哪一边,太宰先生,请注视着我吧,不要让我一个人身处地狱。

 

 

——ねぇ、もしも全(すべ)て投(な)げ舍(す)てられたら

呐,若然能将一切舍弃的话

笑(わら)って生(い)きることが楽(らく)になるの?

笑着活下去这样的事就会变的轻松吗?

 

04.

“喂,太宰!你又想去哪里!”国木田把手中的笔记本狠狠一摔,“你这个周已经是第三次擅自离岗了,我的计划已经被你打乱三次了!”

“哎呀哎呀,国木田君,好过分啊,不要那么生气啦。”太宰故作委屈的看着国木田,“我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啊。”

单纯的新人少年中岛敦询问太宰,“太宰先生,事情很重要吗?”

“对啊对啊,超~重要呢,关系到我的人生哦。”

“喂,敦!”看到神色有些动摇的敦,国木田冲他喊,“可千万不要被这个人骗了啊!”

“呀,敦君。”太宰靠近敦身边,双手合十用祈求的语气说,“拜托了,替我去完成任务吧,很简单的啊。”

“……太宰先生,我其实真的不想再去帮老奶奶找猫咪了。”

“不是这啦,今天是替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找猫哦。”

“这有什么区别吗?!”

敦吐槽完后,深深的叹了口气,“好吧,太宰先生,我去帮你完成任务。”

“谢谢啦,敦,明天请你吃饭,随便点。”

“太宰先生即使您这么说,付钱的还是国木田先生吧……”

看着太宰一溜烟的跑走,国木田拍了拍敦的肩膀。

“敦,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是被太宰骗呢?”

“太宰先生是有重要的事情吧,不是说关系到人生吗?”

“太天真了,少年。”国木田推了推眼镜,“那家伙口中的重要事情,人生什么的,其实就是昨天在居酒屋看好哪位小姐服务员什么的准备和她殉情吧……”

“……”

太宰先生以前真的是黑手党吗?

中岛敦,18岁,第一次对港口黑手党产生了怀疑。

 

太宰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脸上带着微笑,上等的面容和挺拔的身材引得许多人注目。

国木田猜错了,虽然殉情很美妙,但太宰出来不是找人殉情的。

他慢悠悠的逛到了一家甜品店,一名黑发但发梢有着淡淡白色的少年吸引了他的注意。

“咔嚓”他忍不住拍下这幕,闻风丧胆的黑手党爱吃红豆沙,还真是令人发笑呢。

少年提着红豆沙走出了甜品店,太宰收起手机,晃晃悠悠的跟在身后。

也许是太宰的气息隐藏的太好,少年没有发现他。

太宰跟着少年,看他将不离身的黑色风衣交给了妹妹,路过水果店买了几个无花果,被某个萝莉控叫去选洋装,谢绝了某个漆黑的小矮子喝酒的邀请,在傍晚时分,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这是太宰治怀念却又厌恶的地方。

没办法啊,太宰转身离开了。

他厌恶着所有,包括自己,但却无法厌恶芥川龙之介。

月光照在少年的眼睛,如同黑曜石一般,看向他的时候让他无法抵抗。

于是太宰治,没有办法忘记芥川龙之介。

 

——酷(ひど)いよ 酷(ひど)いよ、もういっそ仆(ぼく)の体(からだ)を

太残酷了 太残酷了,乾脆将我的身体

壊(こわ)して 引(ひ)き裂(さ)いて 好(す)きなようにしてよ

破坏吧 撒裂吧 随你喜欢地处置吧

 

05.

芥川醒来的时候,是半夜。

宿舍昏昏暗暗的,让芥川产生了错觉。

太宰的触碰太不真实,总让他觉得自己还是四年前的那个自己。

单纯的,渴望得到认可的芥川。

“你变强了。”这句话是认可还是对自己辛苦的安慰?

芥川捂住了脸,太贪心了,能得到认可已是遥不可及的事,为什么还要去区分那是真心还是假意?

有的时候,人们会为了不知能否实现的愿望,献出自己的一生。※

已经实现了,为什么还要矫情的区分是出于怎样的心理?

可透明的泪水,却顺着指缝滴落在衣服上。

 

第二天芥川到总部上班,不出意料的受到了樋口关心的询问。

打发走了叽叽喳喳的樋口,顺便借任务的由头把同样来慰问的黑蜥蜴支走,芥川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揉了揉眉头。

昨晚睡得太晚,早上起来开始偏头疼,太阳穴针扎般的难受。

“喂,芥川!”门被暴力的推开,芥川心里叹了口气,有完没完了。

中也阔步走到芥川桌前,“你小子,身体没事吧。”

“并无大碍,劳中也先生费心了。”芥川恨不得中也赶紧离开,但对方毕竟是干部,而且是个很关心自己的前辈,芥川不好直接撵人。“中也先生,请问还有事情吗?”

“也没什么事,”中也扶了下帽子,“咳,昨天我有任务,听樋口说你昨天见到太宰了?”

“……是。”

“啧,那个混蛋青花鱼。”中也低声咒骂了句,“芥川,最近上头不会给你指派任务了,上次的伤还没好透,最近先休息吧。”

“中也先生!在下并……”

“并无大碍对吧?”中也抢先说了出来,“每次都那么逞强,所以太宰才没有认可啊!”

芥川沉默了,太宰治是他的死穴。

中也意识到自己有点说多了,不自然的补充道,“总之,最近任务我会交给黑蜥蜴那帮人的,你……好好休息吧。不许违抗,这是干部命令!”

说完,中也快步离开。

“……”

芥川盯着门口看了好一会,最终还是起身将办公室的门锁好,离开了总部大楼。

明知道他这张脸明晃晃走在大道上太过危险,但芥川依旧面无表情的走在人行道上。

果然还是忍不住找那个身影。

“太宰先生,不要这样啦,国木田先生会生气的。”

“没关系啦,老板娘人超~好的,赊账一次不会在意的。”

“可太宰先生,这是您这个月第五次赊账了。”

熟悉的声音吸引了芥川的注意,他转头,发现了马路对面的太宰和敦。

太宰先生在笑眯眯的安抚着人虎,芥川从来没看到太宰先生这样对自己笑过。

他总是似笑非笑的对着自己,语气冰冷的责骂他是个没用的废物。

许是芥川的目光太过明显,太宰和敦都注意到了他。

太宰先生微微点头,人虎一脸如临大敌。

同样点头示意后,芥川飞快的窜进了暗巷。

太痛苦了,像是溺水一样,芥川喘不过气来。

脑袋刺痛着,胸口传来撕裂般的痛楚。

十四岁的自己,很羡慕能让太宰露出恣意张扬笑容的人。

比如中原中也,比如织田作之助。

他以为四年后的自己不会再像当初那样痴心妄想。

可看到对着人虎露出同样微笑的太宰治,芥川龙之介承认,他依旧羡慕。

羡慕着,并且痛恨着嫉妒的自己。

 

 

——ねぇ、もしも仆(ぼく)に心(こころ)があるなら

呐,若然我拥有心的话

どうやってそれを见(み)つければいいの?

那我该怎样去寻找那物才好呢?

少(すこ)し微笑(ほほえ)んで君(きみ)が言(い)う

稍作微笑的你言道

「それはね、ここにあるよ」

「那个呢,就在这啊」

 

06.

看着敦崩溃的神情,太宰微微叹气,起身离开,拨通了许久未打的号码。

“您好,在下芥川。”

“呀,好久不见,芥川君。”

“……”芥川感觉自己心脏骤停,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太宰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的确有事情拜托你呢……”

挂掉电话,芥川捂住了胸口。

何必呢,只不过是简单的调查,举手之劳之事,又何须介怀?

可芥川龙之介又一次痛恨中岛敦。

痛恨着自己。

 

开导完敦,太宰并没有回到侦探社,而是哼着歌走到了芥川的宿舍。

自己太过了解芥川的作息,除非重大任务在身,芥川在傍晚都会准时回来。

远处,身着黑色风衣的少年缓缓走来,太宰笑了起来。

整理了一下衣领,太宰向他的学生打招呼,“哟,芥川君,晚上好。”

“……太宰先生,在下并不认为你是随意路过的。”

芥川感觉自己头有些疼,他很高兴见到太宰,但今天,他并不想和太宰有什么牵扯。

他一向应付不了太宰,而现在,他又急需回宿舍休息来补充下自己的体力。

不愿和太宰多说,芥川向太宰示意了一下准备上楼。

“真是稀奇啊芥川君,不想见我吗?”太宰笑眯眯的拦住芥川。

“……那么太宰先生,请问您找在下有何事?”

“真过分啊芥川君,找你叙叙旧不可以吗?”

芥川看了一眼太宰,仿佛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太宰先生,如果您想找黑手党的人叙旧,我可以打电话给中也先生。”

“这个就不必了……”太宰头一次开始怀疑芥川的脑回路,“跟中也一起可是会打起来的哦。”

对啊,谁让您走后把中也先生的车炸了。

芥川少见的在心里默默吐槽太宰。

“太宰先生,在下要回宿舍了,没有要紧的事情还请您早些离开。”说罢,侧身准备上楼。

刚迈了一个台阶,太宰拉住了他。

“太宰先生……?”

“芥川君,想不想知道我今天和敦君说了什么?”

“抱歉,在下并无兴趣,所以请……”

“芥川君”太宰提高了声量,抓着芥川的那只手力道加重,“我跟敦君说,过去对你所施的非人的暴行不必原谅,因为本来就是他的过错。”

“……这和在下并无关系。”

原谅?当初就有觉悟承担后果,所以才无悔,谈何原谅?

“你是明白的吧,芥川君,我想说的话?”太宰盯着他问,脸上收敛了轻浮。

“在下并不明白……”

明白什么?已经过去四年,现在明白又有什么用。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芥川君,你说我们谁是胆小鬼呢?”

芥川缄默不言,或许……

“或许我们都是,对吧?”太宰的手掌轻轻的放在了芥川的头顶上,手指的冰凉和手掌绷带的粗砺感让芥川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芥川君,我说过我会赋予你生命的价值。现在看来,好像成功了。”

不只是生命的价值啊,太宰先生。

“那么现在能拜托你一件事吗,芥川君?”

“……何事?”

“赋予我生命的价值吧,龙之介。”

芥川筱的睁大了眼睛,唇上柔软的触感模糊了他的眼眶。

“龙之介,接吻可是要闭眼睛的哦。”缠着绷带的手覆上芥川的眼睛

四年前,太宰治赋予芥川龙之介的是[生命]。

四年后,太宰治赋予芥川龙之介的是[爱情]。


不负责任小剧场:

芥:”我恋爱了。“

港黑:!!!!

中也:”是谁?!“

芥:”是太宰先生。“

港黑:!!!!妈的太宰!!!

宰:”民那桑,我恋爱了哟。“

武侦:!!!!!

国木田:”是谁?!“

宰:”是芥川哟。“
武侦:!!!!妈的太宰你祸害谁不好祸害你学生!!!!

双方boss:......这是和亲吗?!

感谢观看o(*////▽////*)

夜深了 想问大佬们有没有那种文野的群啊 自己一个人看文野好孤独
【苦涩.JPG】